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性癖混邪/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关起来了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福华】Aged Years(年老后二人组日常,短)

*大概是现在剧中时间设定的30年之后

*就是个二人组的日常

   "在更新博客。"

    "嗯。"

     John 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上次那个甲虫证人的案子,留言一如既往地铺天盖地,我向他们保证马上写出后续的——哦,该死。"他尽量眯起眼睛盯着屏幕,想要克服老花眼带来的不便。

    注意到打字的声音断了,sherlock 瞟了一眼努力把电脑推远的博客作家,"我建议过你去配副眼镜,mycroft最近戴上的那个型号也许很适合你,塞尔维亚产的Ⅳ型碳纤维骨架——mycroft咬定是德国的7-3型,但他一定是错了。我写过一篇比较26种碳纤维的博客没记错的话阅读量上了当月排名的前三,然而第一名是你。"

    "带上它,好让你像嘲笑你哥哥一样把我笑个够?"john 最终放弃了斗争,啪的一声合上了电脑,慢慢挪到壁炉前坐下。"可是让你找到嘲讽他的好借口了。我打赌下次他来这里一定不会戴眼镜。"

"我也许可以赌他不会再来了。"Sherlock漫不经心地回答。

"还有,你居然也会关心博客排名。上次你独自去海边时写的荆麻刺一案可是月排名第一。大家纷纷转载,说你居然会写故事了。"
    "那不是故事,john ,那是事实。我努力还原事情真相又不让它简略地全是"显而易见"——你知道这对我来说也是个挑战——写出推理的过程后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经过了如此多的步骤,因为当我脱口而出时脑子里已经是成形的答案了。"

    John在壁炉前的沙发上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看到自己侦探朋友的发丝在灯下闪出银光, "从我认识你开始到现在,30多年过去了,You are always so……amazing。"
    "同时,这三十年你用了英语中所有能用的词来赞美我。"Sherlock轻哼了一声,不过看起来还挺得意,"无论怎样我的思维都正在变慢,john,我能很清楚地感受到这点。"

三十年过去,依旧是世界上仅此一家的顾问侦探冷静地自我剖析着,"这是物理上所有人类都无法摆脱的终极难题,就像我脸上的皱纹和变白的头发一样无法抗拒。不过这样也有点好处,至少我的大脑现在不总是认为the world is so boring——虽然大多数没有案子的时侯依旧如此。"

    沉默。
    Sherlock谈到年老时就像说出一块泥土样本的成分一样淡然,尽管年龄的增长不能让他像过去一样随心所欲地施展搏击术,但几乎对他找出事情的真相没有什么阻碍。

    john不仅想起了自己医院中那些年事已高的病人,他们总是默默地盯着一个地方,仿佛头脑已经静止。他不禁想象起70岁的sherlock会是什么样子,依旧细如长竿的身材,满脸皱纹满头白发地……在犯罪现场跳上爬下?

    Oh ,that's a bit…terrible。

    "雷斯垂德的孙子下星期要结婚了。"Sherlock的声音打破了John的臆想,"在你的脑海里我就那么可笑吗?"

    "Absolutely not——Hang on?"
     几十年来,总是如同一只被放在解剖台上的小白鼠般的医生坐在相同的地方,不知道是第几万次翻着白眼向自己的朋友抛出相同的问题,"…我就那么容易被看透吗?"

"你先是盯着我的方向看了一会,然后…"
"Ok,Well…我不用听你的分析……Oh,你刚刚说雷斯垂德的孙子要结婚了?他请你去…当伴郎?"

两人无言地对视了一会儿,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他不会有勇气请一个会把婚礼变成破案现场的伴郎的。"笑够了,Sherlock坐直了身子,手指搭在扶手上打着节拍。
"我明白你是在赞赏我的勇气。"John笑道,"不过多亏了你,肖尔托上校才能活下去。"
"最重要的不是我,是Mary。"Sherlock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般闭上了嘴,"对不起。"
John的笑容变成了苦笑,"没关系。三年前那个晚上……简直是个噩梦。"
John垂下头,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Sherlock抿了抿嘴,"…Sorry ."

"Never mind……多亏了你我才能度过那一切。"昏暗的灯光下,john的眼中有亮光闪过,"当我失魂落魄地回到贝克街时,是你让我能够重新振作起来,让我能够…活下去。"

Sherlock张了张嘴,仿佛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他只是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最忠诚的朋友的肩膀。

"要喝点什么吗。"Sherlock有些笨拙地转移着话题,"我去拿无酒精饮料。"

John随意地答应着,听着拖鞋与地毯摩擦的远了又近。
"我一直以为你亲自走到厨房就会疯掉。"
"七年前哈德森太太把房子留给我时,我花了好久才习惯这种生活。喊出话后好长时间才意识到不会再有人回答了。"sherlock把铁罐递给john,自己嘭的一声扯开拉环,"直到你搬回来。"

John也打开罐子,盯着罐口沉默了几秒。
"Cheers."
"For what?"
"For the……absence."

一声金属碰撞的声响后,室内重归寂静。

"为什么不请一个…钟点工还是什么的?"John率先开口。
"不喜欢。"Sherlock偏了偏头,"我不会让别人收拾我的桌子的。而且,你还记得马格努森的私人助理吗?"
"哦,洁琳——虽然过了这么久,我还是要说,你当时做的有点过份了。"
"她不缺乏追求者,我所谓的情敌在适合的时候取代了我。她的婚姻后来很幸福,Oh ,她还借我大赚了一笔呢。"sherlock用着没所谓的语气,"但我那时可能……确实有点不太恰当。"
"哦,天哪。"John咽下一大口饮料,难以置信地盯着面前的高功能反射会型人格患者,"你居然终于有一天能意识到了?"

"也许年龄增长让我略微懂了一点……human nature?也许这都是你的错。"sherlock挑了挑眉,像是在考虑措辞,"Well,你最近都没去上班啊,Dr .Waston?"
没等John回答,Sherlock迅速敲了敲太阳穴,"哦,我忘记你已经成为巴茨医院的首席顾问医师了。"

"是啊,像他们称呼你那样,首席顾问侦探。"

"不,他们从不加首席。"

John笑了起来,其实他也并不知道自已为什么会发笑。笑着笑着,他觉得有点困了。
上了年纪之后,人总是容易累的。

Sherlock敏锐地捕捉到了医生眼中的疲惫,"要在这里小睡一会儿吗,John ?"
"Er…Not bad。愿意帮我把毯子拿来吗——虽然我不抱任何希望——你可以顺便活动一下你的老胳膊老腿。"

"Oh John,难倒这是你这么多年唯一推理出的东西?"侦探迅速反击着,然后迟疑了一下,"Anyway,看在那么多次下午茶的份上。"

Sherlock站起身来,走到沙发边扯起毯子向自已困倦的朋友丢去,"不可否认,和你在一起我总是显得年轻得多。"

"至少我从未否认过我上了年纪。"John打了个哈欠,看着Sherlock并不熟练地帮他把毯子掖进软椅的缝隙,笑了起来,"People might talk。"

    "They do little else。"sherlock倒回自己的座位,并起修长的手指放在有些皱纹的唇边,盯着面前灯影下的灰尘。

也许过了很久,也许只过了一会儿,Sherlock慢慢闭上双眼,低声说道:

"Goodnight ,John ."

没有回应。
回答他的只有均匀而安稳的呼吸。




————————————————————————

很短orz
探长的孙子什么的,不要在意年龄问题orz
虽然我很想看养蜂,不过感觉这样才是最好的归宿吧…一辈子相互依靠共同战斗什么的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