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EC】丘比特教授

*一美在访谈里多次提过想要拥有让人春心荡漾的能力,我非常想看这样的小教授

*设定是天启之后老万还没走的时候

"早上好,Hank。"Charles操纵着轮椅从书房转了出来,毫无疑问是又在书房与论文度过了半个美好的夜晚。

"发生了什么?"

Hank看起来快把头埋在一打报告和照片里了,"我必须立刻来找你,教授,昨天我在显微镜下发现,C—17型细胞切片如果经历绝对零度后恢复常温五分钟再进行基因分离就——就——"

Charles打了个哈欠。
"就什么?我在听……Hank?"

教授抬起头,发现自己的助教正直愣愣地盯着自己。

"Hank?"

Charles有些好笑地在他面前挥了挥手,"过度劳累让你灵魂出壳了吗?"

可怜的Hank确有点灵魂出壳。不过不是因为什么见鬼的劳累,而是,天杀的,他觉得自己快要对着Charles硬起来了。

这不科学,一点也不。

Hank天才的脑子飞速地运转着,可怜巴巴地想要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但是他控制不住地瞟过Charles,啊,他碧蓝的眼睛美过任何元素的光谱,他脸颊的线条让人想为之计算出一条完美契合的方程,他光头的弧度就像莫比乌斯环的弯曲般令人着迷——

Charles莫名其妙地看着助手的脸以可见的速度越来越红,然后以超越了野兽的速度落荒而逃。

他在厨房里遇见了Raven,后者正对着两种牌子的玉米片举棋不定。
"早上好,Charles,你来帮我做决定吧。"Raven有气无力地打了个招呼,她似乎困得难以维持伪装的外表,以至于看起来忽蓝忽白。

"Raven,注意形象。"Charles努力忍住笑,"你现在看起来像一个坏掉的红绿灯。"

她索性完全变蓝了。

"玉米片,Charles。"Raven忍住一个哈欠后皱了皱鼻子,然后转过头,可疑地眯起了眼睛。
"Charles?你喷香水了吗?我记得你说过你拒绝碰那玩意儿。"

"当然没有。我没理由去折磨我的鼻子。"

"可你现在就散发着一种费洛蒙香水的味道。"
Raven看起来完全忘记了玉米片,她凑近了些,皱起鼻翼深吸了一口气。

"我想我的嗅觉可能出问题了,"最终她犹疑地开口,有点迷茫地盯着Charles,"但你闻起来…很不错。"

"别这样,Raven,你是我妹妹。"Charles被逗笑了,看着Raven露出了熟悉的被激怒的表情,"现在清醒了?要我说,你左手边的玉米片不错。"

"哦。"Raven抓住盒子走向碗柜,看起来有点心神不宁。

上到第二节课的时候Charles意识到有些不对。

虽然他知道自己很受欢迎——这么说欠揍了点儿,不过是事实——但从来没有一次像这样,女孩们持续不断地盯着他,脸上带着可疑的红晕,男孩们看着他的眼神躲闪,最终有些自暴自弃地坐立不安起来。
而且他们几乎全部都大声投射出一种,几乎可以算是,欲求不满的情绪。

"有人在我的课上释放了什么毒气吗?"Charles中断了课程,扫视过教室。

"你们今天的表现有些异常。如果出现了什么问题,请立刻告诉我,我相信我能帮助你们解决。"

一阵诡异的安静,学生们看起来都试图让自己变成透明人。

接触到一个男孩躲躲闪闪的视线后,Charles叹了口气,道声抱歉后进入了他的脑子。

好吧,Charles承认,这个他真的帮不了。
这绝对不是什么可是公之于众的妄想。浏览到某些画面后他迅速抽身离开,感觉侵犯了那个孩子的隐私权。

"我知道,炎热的天气比较容易让人陷入…幻想。"他小心地遣词造句,以防超出课堂用语的范围,"但我希望你们能学会控制情绪。这节课到此结束,大家去放松一下吧。"

Charles操控着轮椅转过拐角,Hank和Raven正站在走廊尽头交谈,见到他的出现迅速扣上了防毒面具。

"日安。"Charles不知第多少次叹了口气,停了下来,"拜托这次告诉我为什么,否则我一定会读你们的脑子。我今天经历的怪事儿已经够多了。"

"我发现你分泌的费洛蒙水平超出正常值许多倍。距离你很近的人会被你吸引,一定距离的人会产生相应的情绪。"Hank扬了扬手里的报告单,"多亏了空气监测设备。"

Raven发出一声哧笑,"我还以为我早上疯了呢。"

"具体原因还需要进一步分析,不过我认为是与天启的战斗和学校重建工作太过劳累引起的内分泌失调。"

"这原因真无聊。"Charles耸耸肩,"至少也该是基因变异引起的新变种能力什么的,听起来多让人崇拜。"

"这能力会摧毁多少小直男的心啊。"Raven咯咯笑着补充, "Hank可是把自己锁在实验室里痛哭流涕了半个上午。"

"我没有痛哭流涕。"即使隔着防毒面具,Charles觉得自己都能感受到Hank脸上散发的热气。

"我会帮你找到解决方法。" Hank急忙转移话题, "还有,在你没恢复之前禁止使用cerebro,防止你无意中向全世界的人投射‘热恋中的情愫’之类的情绪。"

"说真的我建议你用一下——你会成为播撒爱的天使。真正意义上的丘比特啊,Charles。"

于是Charles的整个下午都被勒令呆在自己的房间,Hank告诉大家教授病了,反而有更多的人想上来探视。在温和地劝走所有想与他见面的人后(我真的没事,真的),他口干舌燥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门又被轻轻扣响了。

"Charles?你病了吗?"
是Erik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担心。

"我想我没事,我的朋友——"

咔的一声门锁解开,磁力操控者大踏步迈了进来,"你总是这么说,而每次你绝对不是没事——让我看一下你的情况。"

"请停下,停下,Erik!"

Erik终于在距离书桌二十英尺左右停下了。他疑惑地挑起眉。
"Charles?"

"我想我应该让你再后退些…好的,这样大概可以了。"Charles指挥着Erik快退到了门边。
然后他把来龙去脉大概讲了一遍,故意忽略了Erik脸上越来越深的尴尬。

"所以,很抱歉,我的朋友,既然你非要知道原因的话…我想你现在已经被我影响了。"

他又不是故意往那儿瞟的。谁让Erik穿了条那么紧的裤子,而下午的阳光又该死的那么亮。

"哦,没关系,反正我一直被你吸引。"

Charles有些好笑地眨眨眼,Erik看起来极度震惊于自己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所以…这就是影响吧,是吧?"他似乎绝望地想拼命补救什么,"再见——还有祝你早日康复,Charles。"

谢天谢地,晚饭前Hank送来了药剂,挂着一脸就义般的表情在他身呆了20分钟,最终宣布他恢复了正常。

Charles得以一如既往地和大家一起享受晚餐,大家都很开心教授没事。Erik是整个晚餐里唯一不安的人, 他尴尬地不敢直视Charles的方向,吃起了几乎从来不碰的甜点,把Raven吓得不轻。

"很抱歉,我的朋友。我在下午的时候对你造成了一些困扰。"临近十点,Charles主动敲响了Erik的房门。

"没什么——那不是你的错,反而是我应该为我的胡言乱语道歉。"

蓝眼睛对上了绿眼睛。几秒钟后,二人不约而同地咧开嘴。

"说真的,我们没必要如此生疏,Erik。"Charles的语气里带着一点责怪,但脸上的笑容出卖了他。"不邀请我进去?我想我们有一整车的话可以聊。"

时间没有阻隔二人的默契,他们都非常欣喜地发现了这一点。他们对所有可能出现争执的话题心照不宣地保持了沉默,只是聊起了这些年间,没有对方的时间里,自己身边发生的一些或大或小的趣事。

"等等。"Erik突然转移了话题," 你当然有能力让我在门口停下的,是吧?或者你可以把原因向我传达过来,那都是一秒钟的事。"

"非常敏锐,我的朋友。"Charles的笑容里带着一点狡黠,"你可以把那当做一个…测试?"

"测试什么?忍耐程度?人格魅力?"

Erik被自己的话逗乐了,他忍不住低头微笑。然后他扬起手,门在身后发出上锁的"咔哒"声。

他抬起头,故作严肃地盯着面前的人。

"但你知道,我从来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Charles。"

 
 
 
 

———————————————————————
拉灯x

感觉写得大家的性格都偏初恋时期…不这两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超级可爱啊。

评论(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