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近期jo相关疯狂推荐刷屏致歉x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00Q】(AU)Trace Game /追逐游戏


*警察邦x线人Q

*一切关于警局的知识来源于各种英剧和参考资料,一切关于探案的过程来源于推理小说,因此相关知识少得可怜。以及我也不懂计算机方面的知识,所以发现可怕的Bug请务必告诉我,多谢orz。

———高三狗要闭关了所以把存货都扔上来———

"我想你们记得今天是星期几。"M充满威严地开口,目光扫视过整个会议室。

坐得还算笔直的警员们没有人回答,他们都知道这只是个形式上的问句。

"又是一个星期一——而明天凌晨一点,此次案件的嫌疑人将会进行下一次网站攻击,而你们,将会抓住这次机会。"

"我只是想做一个提醒,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到全力,为了我们大英政府的荣誉。好了,继续你们的工作吧。没有其他的事情了。 "

警员们陆续走出了会议室。

James Bond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是Tunner先生领导的一个小队,以善于侦破疑难案件闻名,所以这次的任务自然落到了他们头上。

他们正在查一个奇怪的案子。Bond甚至可以说,这是他见过的最奇怪的案子了。

上个月开始,以财政部为首的政府官方网站遭到不明黑客攻击,第一次时工作人员认为这只是一次照常失败了的攻击而已,直到他们发现他们的网页不起眼的地方多出了一条信息,看起来是一封很明显的恐吓信。

为了政府的形象,当然,它在第一时间被撤出了。但被适度透露的机密信息,加上神秘莫测——故弄玄虚——的发信人,足以把自以为万无一失的大人物们搞到神经衰弱。

因此上头的命令很严,为了找出恐吓者甚至破例给了他们二级权限。据说总警督也在恐吓信的威胁范围内——哈。活该。Bond一众在打探到这个消息时幸灾乐祸了半天。

"反正我们为他工作。"一旁的Moneypenny对他们冷嘲热讽,"他倒了又会来一个新的,对我们一样没好处。"

"…别那么诚实。"

因为每篇被留下讯息的结尾都以"From."结尾,而后面却没有加上任何代称,因此M把这个嫌疑人它命名为"空白"——真是无聊的名字。
但的确,直到现在,所有人对他的了解都是一片空白。

他在看过那些留言,说实话他认为那真的挺有意思的。咳,抛开他警察的身份。

"亲爱的先生/女士

你好!

为了我们国家健康良好的发展,我将在这里提供一些信息,希望这一点微小的工作可以把我们的政府引向更加美好的方向。虽然暴露他人的隐私很失礼,可是财政副部长的秘书的房产已经多到令人怀疑的地步了,在此我强烈建议你们去询问一下他本人。

p.s. 这是我能想到最快也是最直白的通知你们的方法,如果打扰到了什么人,请接受我的歉意。

From.
"

这些声明写得彬彬有礼,并带着奇异的黑色幽默,如果不是它刊登的地方和暴露的信息不那么"合乎规范",这会是一个很好的笑料。不幸的是,空白先生给出的"提示"似乎都确有其事。哦真是可怜的家伙们。

不过幸亏他没有学那个让Bond的苏格兰场前辈们发疯的开膛手,在信的末尾恶趣味地加上"xoxo"。

Bond刚回到桌前,Moneypenny就跟了过来,脸上带着不容置疑的表情。

"拜托,"Bond摆出苦笑,试图感化这位可怕的同僚,"我相信你可以帮我完成这次的案件报告的,你知道我非常不擅长,而你又做的那么好。"

Moneypenny恶狠狠地把文件夹甩在他桌子上,"别把我当你的秘书。把文件写完,然后等着今天凌晨一点,看我们可爱的嫌疑人又去哪个网站鬼混。"

她踩着高跟鞋愤怒地离开了。
Bond仰倒在椅背上,没精打采地翻起了档案。

0:30,全员到齐。

Tunner一遍又一遍烦躁地踱步,"记住——"

"行动要迅速,保持百分百专注,不能放过蛛丝马迹否则我让你尝尝我的拳头——"005打着哈切补上了下面的话,"头儿,我已经背下来了。"

Tunner嘴唇蠕动着想说着什么,最终没有开口。

他们等到了临近一点,空气中弥漫着紧张且兴奋的。聘请来的信息专家R已经坐在电脑前,和Tunner不断交头接耳着。

在时针准时指向1的时候,他们接到了文化部的通知,"嘿,这次中招的是我们!"语气兴奋而不是焦急。

大部分人围在电脑前,有人做着随时调取监控录像的准备,有人在调试面部识别系统。

"他非常警觉,会不断转换编码,防止我们追踪。但今天没有…很奇怪。"

"他攻击的速度很快——哦。这次的编码又和上次不同。"
R在电脑前自言自语着。

"等等……我想我们这次接近成功了。"

大家围了上来。

"好像…完成了。"

R轻声说。

屏幕里的地图上,定位点闪烁着刺眼的红光。

"伦敦大学图书馆。"

Tunner迅速开口,"我,Bond,005,现在赶去伦敦大学。其他人在这里守着,调取监控录像,进行面部识别。"

"迅速!"他突然大喊一声。

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伦敦大学,顺便在路上决定了由Bond负责进入图书馆,理由是他戴上眼镜最像大学教授。

"我请求关闭通讯。明显的电子信号可能引起他的防备。"Bond站在图书馆前,感慨着这次任务真的足够另类。

"允许。"Tunner沉声说。

Bond整了整风衣,抬腿迈上台阶。

他走进那栋宏伟的建筑,放轻脚步,感知着凌晨图书馆。在他的大学时期…啊,James Bond的大学时期。那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儿了。他才不愿意浪费自己的时间去图书馆。

图书馆里没几个人,考试刚结束,学生们都会冲进街边的酒吧,用一杯接一杯的酒精饮料把自己灌到东倒西歪。真有趣,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却似乎永远改变不了刚从考试的荼毒中解放出的学生们。

走进第三个阅览室,Bond觉得自己应该是找对人了。

那个人坐在木制书架中间的圆桌旁,旁边堆着几本摊开的课本,手边的马克杯杯还冒着热气。

符合那种为了挑战自我或找点乐子的头脑聪明的计算机系的学生。

Bond缓步走近。年轻人全神贯注地敲打着笔电的键盘,脖子前倾,脸上映出屏幕泛白的光。

"容我说一句,这对视力不好。"

年轻人一惊,猛地转过头来。

年轻真好啊。Bond有点想感叹。
Bond看到了一张有点慌乱的脸,一双墨绿的眼睛隔着眼睛片紧盯着他。

"别紧张。"Bond在他身旁坐下,顺手扣上了他的笔电,年轻人手臂动了一下,好像想要伸手去挡。

"你是谁?"年轻人警觉地盯着他。

"我是…黑暗。"

Bond承认,他只是突然想开个玩笑,看着年轻人挑起的眉毛,觉得自己有点犯傻。

"总之,我是你的对立面,空白先生。"Bond留心观察着年轻人的表情变化,眼神瞟过旁边课本扉页上精心描画着的一个花体字母,"或说…Q?"

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Bond按下接通键,MP的高分贝声音立刻传来:

"攻击暂停了。James,你的情况?"

年轻人看起来有些慌乱,但没有逃走的意思。他拿出手机飞速地按着键盘,然后猛地把屏幕伸到了Bond面前。
"什么——"Bond差点被撞上鼻子。

『不是我,你马上就会知道。』

"James?"电话那头提高了声调,"发生了什么?"

Bond盯着手机屏幕,

『我的电脑有自毁程序,如果你把我带走,你们不会得到任何信息。』

年轻人紧紧盯着他,

『作为回报,我会帮你查案。』

"James?"耳机那边的声音简直震耳欲聋,Bond看着面前得手机屏幕,权衡着两方利弊。

"我跟丢了。"最终,他对着话筒说,瞥见年轻人紧绷着的肩膀松弛了下来,"你们的情况?"

"攻击突然暂停,入侵的进程还没到一半。推测是他发现了什么,然后跑掉了。"Moneypenny又进入了没好气的状态,"都回家吧,回家吧,又是白忙一场。"

"好,我切断通讯了。"

Bond摘下耳机,看见年轻人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目光接触时迅速移开了视线。

"谢谢。"

"你还真平静。"Bond走到他身边坐下,"好吧——让我们谈一谈,你在干什么,又有什么目的。"

他们的对话被打断了。手机铃声尖利地打破了凌晨图书馆的寂静。

"又怎么——"

"攻击又开始了!这次的地址至少在——三个街区外!"

Bond的心猛地一沉。他把头转向身边的年轻人,试图找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Q当然还坐在那儿,没有任何动作。

(TBC)

—————————————————————

再次对出现的BUG致歉。

脑补穿警服的阿邦///

戴眼镜的大学老师来源于丹叔的爱无可忍。他带眼镜真的特别特别好看【窒息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