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00Q】深夜电台之情人节特辑——FM.49

主题:吸血鬼Q在食用完阿邦的血液后发现了一点小问题

配对:狼人邦x吸血鬼Q

分级:PG?

我爱异种(

上次由于无法领梗所以协商(啥)后拿存货上交,不在梗的序号里,调频=7x7_(:з」∠)_




"Q?"

Bond架着神智不清的男孩狂奔过午夜的街道,风声呼啸,月光在他疾驰的身后印下形状诡异的影子。

他侧过头,嘴唇碰上了一丛带着血腥味儿的卷发。
"保持清醒,能听到我吗?"

通过放到最大的感知,Bond听到远处杂乱的追兵声音逐渐减弱。

Q费力地哼了一声作为应答,靠着Bond的身体摇摇欲坠。

他们这次倒了大霉。雇主要找的东西跟丢了不说,还撞上了猎人的佣兵团,那群为了赏金不要命的家伙怎么可能放过到手的吸血鬼和狼人。

其实他们过得一直挺小心的。Bond四年前在酒吧里碰上了四处躲着猎人的Q,一个武力值差得要命的吸血鬼。当时Bond干了那么多年替人杀人的活儿也够了,聊着聊着两人便决定搭档。他们主要接一些调查寻找的活儿,Bond负责实战,Q负责侦查和指挥,而Bond不得不承认,他的脑子真是该死的好使。

他们谁都清楚狼人和吸血鬼是世仇。但看看他们的默契,谁还管那些过了上千年的不知真假的传说。

身影闪进幽暗的树林,Bond放慢脚步收敛呼吸,隐约听到佣兵团骂骂咧咧地停下,然后他们的头儿大吼着下令回城。

他们安全了。


他轻手轻脚地把Q靠在树旁。年轻的吸血鬼费力地睁开眼,盯着他。

"…我需要血液。"

Bond想起这家伙一直以血袋为食,他不是抓不住人类——他的

Q靠着树干,努力做出一个征询的眼神。

"如果你想。"Bond在他身边坐下,"只要不危及生命。那么……请用?"

"当然不会。感激不尽。"Q在最大程度上对猎物保持了礼仪。

并排坐着的方式实在不利于吸血,但他们谁都有点儿没力气动了,Q权衡了一下,伸出胳膊环住Bond的肩膀,侧过头去把脸埋在他颈间。
颈间的皮肤传来湿漉漉的痒感。吸血鬼正缓慢舔咬着一会儿要咬下去的地方。Bond感受着温热的气息喷在脖子上,意识到两个人目前的姿势实在是太亲密了些。

一阵轻微的刺痛传来。Q终于释放出了尖牙咬破了皮肤。
感受着血液从伤口中被缓缓吸出,Q用舌尖在伤口周围游走,一边无意识地发出声调可疑的轻哼。

这实在是,太色情了。

Bond老脸一红。


他还是第一次被吸血——其实也没什么感觉,除了失血造成微弱的脱力感,好吧,以及他感觉越来越紧的裤子。

过了大概三分钟,Q抬起头来,心满意足地舔了舔嘴唇。

"多谢。"他轻声说,语调轻快了许多,保持着环住Bond的姿势。

"没关系。"Bond想不着痕迹地远离一点,以防被他发现那个…有点尴尬的部位。

"我不知道吸血也能如此火辣。"他轻声调笑着,Q笑了起来,看起来恢复了点活力。

"你应该庆幸是我。"他收回手臂,动作在瞟过某个地方时顿住了。

"噢。"他眨眨眼睛,吸了口气,"我不经常捕猎的,所以,抱歉——因为书上说——如果你不把猎物弄死,有可能会出现这种状况…"

Bond自暴自弃地抬起头,"所以你在后悔没杀了我?"

"不。"Q一本正经地回答,"我的食量很小,鲜血食用不完会变质。"

然后他笑了,又皱起了眉毛。

"嗯…需要帮忙解决吗?…就当回礼?"


Bond讶异地转过头去,他可没想到Q能说出这种话。

接收到Bond意味深长的视线,Q瞬间红了脸,"我——我是指,"他胡乱地挥了一下手臂,艰难地吞咽了一下,"用手…之类的。"

Bond几乎要笑出来了。

"回礼以后再说。"

Bond看着尴尬得不行得吸血鬼,忽然来了兴致。他侧过头,在Q的唇边轻吻一记,故意伸出舌头扫过他的嘴角。

"先收点利息。"



——————————————————————————

大家情人节快乐!!这大概是我能写出的最接近车的东西了_(:з」∠)_

我圈好像已经形成了沉寂半月喷粮一次的习俗XDDD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