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fgo】【莫萨】farewell

*佣兵设定现pa千字短打。主题:来不及告别
  
   
  
*排版混乱致歉
  
  
    
   
  
  
萨列里抹掉眼角的血污扫了一眼手表,他最多只剩下十七分钟。
  

   
    

   这个破破烂烂的安全据点撑不了多久。按照目前剩下的军备品来看,他最多可以干掉二十个人顺便留一颗子弹个自己。谁都清楚那些被抢了生意的渣滓团伙早就看双头鹰不顺眼了,没想到出手的速度这么快。
  
  

  
 
天越发暗了下来。被破旧家具和层层遮挡墙角后的光源越发不足,也没有手电。他在脑子里迅速过了一下其他人在的地方。约瑟夫正带着大队伍和他们的主力火拼,战局毫无悬念,但一时半会儿没火力可以冲过来支援。贝多芬那小子大概和李斯特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值得担心的问题。
  
   
   

还有莫扎特。那个小疯子。他在半个小时前支开他,抄了一条没人直到的近路赶到了他前面。他又没来由地担心起以后来。毕竟是自己把他捡回来的,这些年要不是萨列里给扛着,早就被约瑟夫给罚的不像人样了。

他不屑拿重机枪,也不屑给人痛快。莫扎特提出的战术从不走寻常路,但够狠也足够漂亮。约瑟夫不知看上了他哪一点,进队伍没两天就亲自拎他去训练场进行秘密训练。萨列里在他第一次看出手时被确确实实地惊到了。上面叫他们留个活口下来方便盘问,于是发现最后一位活口的时候,莫扎特懒洋洋地掏出枪甩了个花,干脆利落地打碎了他的两只膝盖,伸手将胳膊扯到脱臼又侧腹偏下顺便补了一枪,然后用擦的锃亮的鞋尖毫不留情地重重碾了过去。
  
   
    
“想说点什么吗?”男人杀猪般的惨叫间,金发的小恶魔用还带着稚气的嗓音,一字一顿地无情吐出宣告他的命运。

   

   
失血让他心神不宁,心跳过快地让他差点难以集中意识,他歪着胳膊别别扭扭地从包里掏止血绷带,让自己的最后几分钟起码过的体面些。手指却摸到一个硬邦邦的,貌似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
   
    
    
他瞪着那陈旧的小挂件。没空去想自己好好收在个人柜子内的东西是怎么跑到口袋里的,那只做工粗糙的银制音符似乎在空气中融化。眼前闪着微弱光点的灰尘缓缓聚拢又迅速散开,他作为旁观者看到了十一年前那场杀戮的重现,比任何一次噩梦中经历的都要清晰真实。
   
    
    
    
  

“你开枪真漂亮。”一片死寂里,从废墟里艰难爬出来的孩子环顾了一下,似乎被血腥味儿刺激地皱了皱眉头。他抬起头,笑眯眯地盯着站在横七竖八的尸体中央,端着的机枪的,满脸血污呼吸混乱的少年。
   
  
  
“你是第一次杀人吗?”他歪过头,萨列里被那双带着邪气的纯真眼神吓住了,小孩子从脖子上把小小的音符吊坠解下来,任性地塞进少年杀手混杂了和血污的手中。

“…别怕。阿玛迪乌斯会保护你的哦?”

           


楼下西南角传来巨大的轰鸣,男人的呼喝和混乱的脚步声正在迅速逼近。萨列里活动着胀痛的肩膀架起枪,捏着微微发光的吊坠迅速地吻了一下,然后看也不看地塞进胸前的口袋里。
   
   
   

“……再见,沃尔夫冈。”

萨列里对着阴暗斑驳的墙面低语,有什么东西梗着他的喉咙。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