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性癖混邪/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关起来了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FGO】【莫萨】《有关某个意大利人袜子的一些故事》


*是沙雕文,天雷无脑还傻白甜ooc那种。下滑请慎重orz
 
  
 
*梗源于@每日作死睡不着 太太的发现,意大利人的袜子的一些趣事

 

*真的很沙雕
 
 
 



 
 
萨列里教授站在讲台上,背过身去一板一眼地写下接下来需要用到的公式。

坐在倒数第三排的莫扎特叼起了笔,勉强从发呆中回过神来。


 
他面前摊着好几张讲台上人的速写。有正面也有侧面,有全身也有局部。条纹西装红色领带,棕色皮鞋被擦得一尘不染,画里的人惟妙惟肖,正认真授课表情温柔,可莫扎特却仍旧不满意,他在某个奇怪的点有着非同常人的执着。


 
据说他这种倒数靠窗座位是主角专属,文能有利于作弊把妹不被发现,武能便于跳出窗子拯救世界,但很可惜,神奇座位却不能让他知道这位教授的袜子颜色。


 
这是他第八次偷偷溜到萨列里教授课上。一开始他只是被室友贝多芬拜托去帮忙应付点名,然而从他第一次见到意大利人迈进教室打开教案的那一秒,莫扎特的整个人生都被他以前从不信的所谓“一见钟情”搞的一团乱遭。他用两节课托着下巴盯着老师,并用剩下的六节课对着他画起了全方位的素描。不知道从哪儿看来的奇闻,据说意大利人喜欢颜色花纹鲜明的袜子——他便对这位意大利教授的袜子有了奇异的执着。然而那得体的西装裤和皮鞋却没有给他丝毫机会,意大利人的袜子被严丝合缝地挡在布料后,让莫扎特抓心挠肝。
 

坐在主角座位上,勉勉强强成了恋爱故事主角的莫扎特抱头沉思。他不想把妹也不想跳窗,他只想安安静静画完这位教授的一副画像,包括他的袜子。
 


作曲系的金发青年今天又在数学课上浪费了整个下午的时光,不过他一点儿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回到宿舍后他带上耳机开始继续他本该在下午就编完的曲子,连贝多芬进屋时大喊都没听见,等他再次从和音乐神交中回归人类世界后,笔记本的时间显示已经过了零点三十分,莫扎特长舒一口气关闭了作曲软件。他把耳机往桌子上胡乱一丢,轻手轻脚地爬上床铺,把被子蒙过下巴。室友们早就陷入了熟睡,而年轻的音乐人只是僵硬地平躺在床上,盯着被贴了反光星空墙纸的天花板无限出神。
 

看哪,这是一幅完整而完美的作品。或许不那么写实,呃又或者不那么和谐,再或者……说实话吧,从构图到调色,都实在没法让他真情实感地赞美——
 

停。
 
 
莫扎特停下了挑毛病的脑子,不得不承认,至少这幅画是完整的。不像他的萨列里画像,一直,也许是永远地,缺少了袜子颜色。

 
这听起来太惨了。年轻人丰富而热烈的情感告诉他,这完全值得一位艺术家为此大哭一场—。虽然,随后莫扎特判定这真的有点儿傻,却完全没有意识到“为了一位数学教授的袜子失眠了两个钟头”这种事情已经可以被列入《艺术家的傻事大全》了。等到他终于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莫扎特那天才的脑子在潜意识里尽职尽责地实现了他的愿望。
 

在梦里,他和他的教授仿佛很熟识地一起去了游乐场。萨列里教授彬彬有礼地为他指路,空旷豪华的游乐场里随处可见夹娃娃机,走进了才会发现,原来那里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袜子。哦,甚至不止——整个游乐园里除了他们两位活人之外,其余的生物,全部都是袜子。

 
条纹的,波点的,方格菱形的袜子在娃娃机中愉快地扭动,印着冰淇淋的袜子躺在碟子里向他们冲来,火烈鸟印花的袜子一颠一颠地从他身边跑了过去。


 
“欢迎来到意大利人的袜子乐园。”
  
 
条纹西装的数学教授一本正经地点头致意,一双小熊袜子趴在他的肩头,八爪鱼一样朝他摆动起来。
                                                                                 
 
莫扎特感到恐慌,而萨列里正在对他愉快地微笑。
 

 
虽然这个梦里有萨列里也有他的袜子,莫扎特还是把他归于自己经历的十大噩梦之一,排名甚至超过了与和颜悦色的约瑟夫校长共进午餐这一选项。
 
 
 
 

 

————————————————————

 
 

 
 

但他可是阿玛迪乌斯耶!上帝的宠儿,没什么能难得倒他的,也绝不会因为小小的一双袜子打退堂鼓。通过到校园论坛搜刮和多方打听,他还是挖来了这位仿佛与世无争的教授的一点个人信息。
 

刚满三十,疑似单身,养了两只猫,一只叫塔拉里一只叫烟囱。
                                                        
 
贝多芬对他的痴汉行径嗤之以鼻,却还是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帮他四处打听,玛丽对此展现出了极大的兴趣,随即倾囊相授了女孩儿们之间流传甚广的教授们的小秘密,不过或许太多了点儿。不,他不是,他没有,莫扎特声称他完全不想听到他的海顿爸爸成了流传的越来越悬的校园闹鬼奇闻中的主角。
 

但其实他听的非常开心,甚至忘记了和人有约。
 

“……这不能解释你为什么和玛丽小姐闲聊了整整一个下午还不回我消息!!!”
  
  
斯蒂芬尼拿着到手的谱子发狂,莫扎特毫无歉意地咧嘴一笑,继续整个人歪在椅子里刷校园论坛。博马舍教授的作词课死线临近,其他组已经基本完成初稿进入敲定细节的阶段,然而他的词作已经还在跟着天才的莫扎特的曲子进行第无数次深入修改,虽然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曲子写的惊天地泣鬼神,对歌词的评价也是一针见血,但任凭谁跟这么个脾气的家伙一组都要至少褪掉三层皮。
 

 
醒醒吧,路过的博马舍扶了扶眼镜,朝向他打招呼的学生微微躬身。斯蒂芬尼的抓狂他都看在眼里,并完全不打算做出什么提醒。和莫扎特一组?要么高分要么死。
 
 
“他会听“美泉声音”!”
 

 
斯蒂芬尼还在苦哈哈地看着谱子,正刷着手机的莫扎特扔下一句话便一溜烟地地冲了出去。
 
 
————————————————————
 

 

那是一个同城音乐交流网站。莫扎特无聊的时候会发点自己的曲子上去,收获了为数不少的粉丝数,他却从不和粉丝互动,久而久之,假面先生这个账号,成了网站上的一个谜。.

正巧,一所名气酒吧打着“美泉声音知名唱见“的名义举办小型音乐会,向他发起了邀请。
 
于是莫扎特决定赌一把。

而当他那天带着面具真正站在舞台上努力辨认台下模糊的狂热的面孔时,他从未如此感谢自己的运气。
 
 
他看到了。即使是身边的光影那么乱他都不会认错——那一头银发,彬彬有礼到仿佛和整个酒吧格格不入的萨列里教授,正穿着“假面先生”的应援T恤,偷偷瞄着周围人试图学着如何打call。
 
 
                                       

 
萨列里教授很慌张。在听说假面先生会出现在现场后,他鼓起一百二十个勇气穿上了应援T恤,开始了自己稀有的酒吧之行。假面先生上台时他连鼓掌都忘了,就只盯着那头被映得格外耀眼的漂亮金发。那再电台里听过无数次的声音切切实实地响在他耳边了。
 
一曲唱罢,人群嘶吼尖叫声震耳欲聋。萨列里只是愣愣地盯着假面先生一把扯下面具,跳下台子向人群冲来——等等,向自己?
 
他还来不及躲闪,年轻人便冲了过来,眼睛里亮晶晶的,倒映出的影子只有他一个人。
 
 
 
“您喜欢我是吗?”他顶着整个屋子的喧嚣大喊,同时举起麦克风努力示意大家安静,粉丝们发出嫉妒的小声喊叫,声音勉强降下来了一些。

 
这头金发,和这熟悉的面孔——萨列里有点想起来了,他仿佛在自己的课上见过这孩子。
 
教授先生正被酒吧里乱糟糟的声音搞得头脑不清,还要忙着消化自己喜欢的唱见其实是自己学生的事实。镭射灯晃得他眼睛发痛。他不怎么来这种地方,也不怎么喝酒,接到这句年轻人大剌剌捅过来的直球脑子里也没多想——听了他那么多首歌,应该算是喜欢他吧?
 
于是他有点愣着点了点头。年轻人的表情一下子亮了起来。莫扎特丢下麦克风,二话没说便拉着他穿过密集混乱的人群向门口跑去,
 

他们仿佛跑了一整个世纪。大门在身后合拢,整个酒吧的喧嚣都瞬间被扔在了背后。耳膜的压力陡然一轻。莫扎特猛地放开抓住萨列里的手,手足无措地站在一旁拧着衬衫假装望天。而萨列里还一脸茫然地没从轮番轰炸的惊喜和惊吓中缓过神来。
 
自然风徐徐吹过,让两个人的脑子都清醒了许多,而萨列里突然发现自己穿着应援衬衫,手里还拎着那只蠢的要死的灯牌。
 
 
“您刚刚承认了是……喜欢我对吧?”莫扎特小心翼翼地开口,努力观察着他的萨列里教授僵硬在黑暗里的表情。
 
“那我能……问您个问题吗?”
 
 
 
 

 
很久之后他们回想起故事开始那天,萨列里第一百次怀疑自己是为什么会答应日后的交往,而莫扎特第一百零一次想把当时的自己掐死。不用想,莫扎特脱口而出的问题是他心心念念的袜子,而被爱豆冲昏了头脑的萨列里老师也下意识地回答了——是黑底配上金色音符和小星星印花。
 
 
 
更久之后,年轻的音乐人毕业后搬进了数学教授的公寓,从此他有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对着教授画素描,并可以理所当然地想画什么袜子画什么袜子了。初见时奇异的小小插曲看起来已经告一段落了许久。然而某天,当萨列里摇着头收拾年轻人乱七八糟的工作间时,不小心碰倒了柜顶的不知名纸箱,大量五颜六色的小型布料团块像瀑布一样倾泻下来,咕噜噜地滚了满地。塔拉里听到响动,迈着优雅的猫步从客厅踱来视察,迅速地融入了车祸现场般的凌乱氛围。
  

 
 
萨列里很震惊,他看到了标注了序号的,至少三百二十七双不重样的印花袜子。
 
 
  

 
 
 

 
 
fin.
 
    
  


 
*关于那两只猫。

塔拉里是萨老师的一部歌剧。烟囱是因为萨老师有两部歌剧名都用到了烟囱。
 

*大概是维也纳音乐学院(划掉)的一个现pa,然而把大家的辈分搞的乱七八糟hhhh
 
 

*美泉声音这个名字太傻了!然而我想不出什么好听的名字,orz
 

 
 
 

评论(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