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性癖混邪/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关起来了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FGO】【萨莫萨无差】《家与教会的自治市》

*是根据旅行礼装的一个AU。两个人普通(一点也不普通)魔法师的恋爱故事【?
 
*没有剧情,一发短打。傻白甜到ooc的现pa(捂脸
 
*换新衣服多适合黏糊糊地谈上一场恋爱啊——
 
 

 
萨列里拎着琴盒,稳步走在初春的布鲁克林。普瑞特艺术学校新上任的音乐教师有着柔软的意大利口音和彬彬有礼的行为举止,不过让那些学生们失望的是,他们口中“温柔的”“绅士的”小提琴教师即将离开这座城市了。

哦,以及,他其实是个魔术师。
 

一星期前,他接到魔术协会的通知,要求他和美国魔术协会接洽后,顺便用音乐家的身份解决一场发生在艺术学校的魔力波动。本来这将会是一场愉快的双人旅行,然而那位以四处找工作为乐的魔法师先生正巧接下了一个出演儿童话剧的活儿,并为自己即将在舞台上扮演精灵魔法师激动不已。安稳上班族萨列里先生叹了口气,揉了揉他那好不容易理顺的金发示意安静,继续用旅行软件查询合适的航班。

今天下午便是剧目的首演,也是萨列里任务的最后一天。直到两分钟前他的手机还在疯狂振动,莫扎特发来大量来自后台的照片,照片里他穿着就算玛丽都要嫌弃的夸张礼服,还涂上了紫色系的唇彩和指甲油。

人类对魔术师的误会究竟要到什么时候。萨列里扶额,又忍不住承认这家伙无论穿什么都该死的好看,手下发送出的消息还是毫不留情的揶揄,
 

“不得不假装自己会魔法的魔术师先生?”
 
“不得不假装自己不会魔术的教授先生!”
 
莫扎特迅速回复,附上一张努力做出凶恶表情的自拍。
 


音乐学院的异变看似声势浩大,解决起来却意外的顺利。经过几天的暗中查访后,真相轻易地便浮出了水面。在特定音乐选段上施下魔咒,同一时间演奏的人数越多,秩序混乱就越发严重。同为音乐家和魔术师的身份让捣鬼的少年的那些恶作剧很容易地露出了马脚,虽然这么说有点不留情面——但说实话,这些小儿科的把戏,那位正在台上扮演精灵的家伙早就已经玩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于是萨列里中规中矩地履行了一个魔术师前辈的职责,顺着被竭力清除的魔术使用痕迹找到了那几位年轻魔术师。少年们因为身份曝光而惊恐不已,而他只是微笑着,彬彬有礼却不留情面地指出他们违反的协会条例,在几位小魔术师乱了阵脚时适时地提醒,他们还没有引发过于严重的损失,最后拿出魔术协会的协议让他们好好考虑。即使不加入协会收到管束,短时间内,估计他们是不会敢再闹出什么事端了。
 

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使用这种高阶诅咒的确是件让管理者头疼的事情,但很不幸,萨列里教授对付过的问题学生的数量足够让他在这点小把戏上游刃有余。
 
 

回落脚处赶完报告,上传,任务便算告一段落了。天色尚早,他打开手机,属于莫扎特的对话框还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演出估计已经开始了。望着窗外静立在夕阳下的布鲁克林塔桥,萨列里决定出去走走。

 
他按着地图在河边绕了一圈,感谢数量众多的欧洲移民——他惊喜地在发现了一家意大利甜品店。在异国他乡购买到那种冠以爱神之名的甜点,让他的心情瞬间愉快了起来。
 

可能因为是工作日的关系,一旁的公园里并没有许多游客。萨列里在长椅坐下,消磨时间地读起了城市手册,对八十年前的那两位都市传奇抱有了浓厚的兴趣。魔术师的本能让他下意识地释放出使魔查探周边的魔力波动,被迫化身成鸽子的使魔掌握不了平衡地飞的歪歪斜斜,萨列里看在眼里,却故意不解除封印,于是变得圆滚滚的鸟类使魔努力地降落在他肩膀上,泄愤似的啄了一口他的发带。萨列里失笑,顺手从包装精美的甜点盒中摸出一颗塞进它嘴里,使魔伸出脖子一口叼住,开心地扑棱起了翅膀。
 

 
手机迅速振动起来——是莫扎特的视频电话。
 

“安东——!”莫扎特正在舞台上,看起来是谢幕的时候,“公演很成功——孩子们都喜欢我!他们说我是真正的魔法师!”他移开镜头扫过舞台,被拍摄到的周围的孩子们也都向镜头挥起手来。他听着莫扎特眉飞色舞地介绍他们各自的角色,画面晃动不已,台下面目模糊的人群毫不吝惜地给出掌声和尖叫,莫扎特抱起小演员,一起朝观众挥手,却不小心把手机视角变成了仰视,于是他看到那头金发顺畅地从精灵先生的肩头流泻下来,被舞台顶灯晃出炫目的光。
 
  

萨列里忍不住微笑。任务结束后,他们就可以用接下来的整个春天腻在一起了。他已经开始想象回维也纳的日子。或许是去他的的剧组客串,或许是用他的小天使使魔给他带一只康乃馨?










*题目是布鲁克林的别称

评论(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