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近期jo相关疯狂推荐刷屏致歉x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FGO】【迪昂萨】死神的白百合

*骑士迪昂x萨列里注意!!!是纯粹的胡乱拉郎()推完152我好爱迪昂哦(

  
*背景是某次召唤。无剧情 千字短打


 
 
 
 


萨列里独自坐在酒馆的角落中,耳边是人群喧扰的欢呼笑骂。

 
时值城市盛大的庆典。此次暗潮涌动的圣杯战争因此中止了三天。十六世纪的魔法师们对守护着一方国土的神灵怀有着过分的虔诚。他们似乎生来就如此坚信,如果在神明降临期间设计谋害了对手,即便是拥有了圣杯的力量,也难以抵抗震怒的守护者降下的神罚。在这次圣杯战争开始之前,秩序者早已用契约魔术定下秩序,无论战事如何激烈,也绝对要在庆典期间保持休战。

 

休战于英灵来说是少有的经历。他们都曾经历过各样严酷的厮杀,自始至终地保持高度警惕并时刻隐匿于黑暗,此刻的这一小小插曲让他们得以休整,但没有从者会因此而放松警惕。
 
 

此时,门口一阵骚动传来,远处的人群突然爆发出欢呼尖叫。萨列里循声望去,一名蓝衣骑士正向欢呼的人群脱帽行礼,剪裁成百合花瓣样式的斗篷从肩膀垂落,随着他的动作而轻微摇摆。
 
 
是骑士迪昂。萨列里此次圣杯战争中的敌对从者之一。
 
 

生活在共同时代而产生的交集让他们迅速辨认出了彼此的身份,并不会因此叙旧,而是变为己方御主一处有利的武器。法兰西的守护骑士就这样施然地进入肮脏混乱的酒馆,穿行在高声呼喝的人群之间,依旧仿佛纤尘不染。即使他们各自的御主目前并未直接敌对,但也曾在各自身份未知的情况下战斗过。萨列里记得那个初遇的月夜,燎原之刃与剑锋相击,在夜风中泛出刺耳的蜂鸣。
 
 

只有纯洁高贵的骑士才配拥有这一袭白衣加身,迪昂坦然地坐在光下,拿出银币要了两份蜂蜜酒。随后他径直走向暗处的萨列里,仿佛十分熟络地在他身边坐下,递过来其中的一杯。

“我曾听过您的音乐,在它们在巴黎上演的时候。虽然我对音乐理论知之甚少,但不妨碍从演出间获得许多的快乐。您真应该看看当时巴黎剧院门口拥挤的人潮,比这城中庆典要热闹上许多倍。”
  

“这次圣杯战争中我想见的,就是您。”
 
 

“您没什么可见的,骑士先生。“萨列里听见自己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他。”

迪昂微笑了起来,仿佛对他的回应早已成竹在胸。

“我假定您应该知道有关我的性别的故事。性别于我,仅是一道模糊的符号罢了。如今的我无论被判定性别为何,这把剑都将会为御主挥舞,只有这一点是不会变的。而也正是这处,让我拥有了变装的优势,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无论是萨列里拥有了死神,还是死神拥有了萨列里,都不是您如果您是萨列里本人,便拥有了死神带来的战力,在战争中是绝对的优势。而若您是拥有了萨列里的记忆的死神先生,您大可仔细阅读那些可能被您所掩盖的光辉回忆,他成就卓著的一生,值得死神肃然起敬。“
 
 

“所以说,无论您声称您是死神,还是其他否定了‘萨列里’本人存在的东西,都请您听听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作为一生为守护他人而战的骑士,我与死亡间有着难以割舍的亲近,甚至可以说,他已经是我多次擦肩而过的老友了。而如今自称是死神的您正坐在我面前,我早已准备好迎接您的怀抱了,您又为何要拒绝我呢?

萨列里哑然。在这样一位纯粹的骑士面前,他作为复仇者的灵基在时刻嗡鸣和叫嚣着复仇的怒火。然而,死亡于迪昂而言不是恐惧,而是早已被坦诚确认的归宿。自召唤以来,他脑中一刻也不得安稳的翻涌思绪仿佛被这有点奇妙的逻辑安抚了,即便这些话是从一个潜在的敌人口中说出的。
 
 

“所以,我可以吻您吗?尊敬的死神先生?”
 
 

白百合骑士有些突兀地开口,对于战士而言过于柔和的五官带上了微笑。他起身,直起腰背行了一礼,然后微微前倾,越过二人间明暗的交界,轻吻了萨列里的额头。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