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近期jo相关疯狂推荐刷屏致歉x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FGO】【莫萨】 去海边吧?

*是那个三周年海边贺图的梗,萨老师在左数第四个摊位(
 
 
*第二章实在太穷了,为了让大家好好去海边所以把时间设定在1·0结束后,时间线都是乱的所以请忽视2.0该有的从者也都在的这个BUG(……)
 

*没有剧情,极短,逻辑混乱,搞笑失败,试图写傻白甜然而只写出了傻。ooc致歉。
 
 
 




“夏天明明就应该去海边啊——”
   
 
终于逃脱了训练室的御主抱着冰水瓶在走廊哀叫,获得了路过英灵们的一致认同。
 
 
彼时人理已经修复,示巴正平稳计算着可能引起动荡的下一坐标,尚未出现新的异变来打破这长度未知的平静。整个迦勒底总算松下一口气,藤丸立香依旧在达芬奇的带领下进行每日的训练。不知不觉日历翻到七月,虽说位于雪山山顶,并拥有绝佳的温度控制系统的迦勒底并不会,然而,这不能抵挡住海风,沙滩,冰淇淋等诸多美好意象,在人类御主和英灵们的记忆中缓缓复苏。
 
 
 
“什么?Master想去海边吗~”模拟训练场中,魔术师抛出问题的同时流畅地舞动指挥棒,闪身避过魔物直冲过来的火球,身侧的复仇者借机跃起,燎原之刃划出破空之声,方才凶神恶煞的怪物瞬间爆发出惨叫消失在空气里。
 

 
“嘛,有了萨列里在,果然每场都是超——一流的演出效果啊?“,莫扎特笑嘻嘻地看向一旁身着恸哭外装的复仇者,突然话锋一转,”安东想去海边吗?“
  
 
复仇者冷哼一声,干脆利落地灵体化,临走前还不忘向藤丸立香欠身致意。
 
  
被明显拒绝的莫扎特故作深沉地摇头,”我赌十瓶爱之灵药,他一定想。“
 
  
  
  
  

经过了半个多月的申请信和无数的后备保障计划方案,也不知道达芬奇用了什么手段,“迦勒底海边旅行团”居然真的得以成行。百余人的出行队伍规模不算小,尤其其中大有超出一般意义的危险人物存在。藤丸立香和达芬奇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先让将大家转移到海边最近的灵脉处,然后打着公司聚会出游的名头租来了两辆巴士。
 
 
他们包下了几乎整个的海滨浴场。旁边临时搭建起来的商铺也为大家开放。在这个暂时封闭的海边,英灵们可以在不扩大影响的情况下使用魔力,制作自己要贩售的商品。或者使用更简单的途径——从附近的旅行商店中购买,体验一回愉快的店主生活。
 
  
吟游诗人悄无声息地上前占据了第一张摊位,确认沙石可以作为魔偶原料后,兴致勃勃坐在遮阳棚下指挥着魔偶四处走动,来自印度的神代兄弟暂时放下了个人恩怨,潜心研究起如何做出最美味的咖喱的配方来。而萨列里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方式,他穿上外装,以最快的速度飞赶到旁边的小镇买空了两家杂货铺的冰淇淋。
 
 
莫扎特自告奋勇地前往,试图当一个免费劳力,然而提起两箱冰淇淋没走就多久便可悲地体力不支,似乎隔着外装也能看到复仇者鄙夷的眼神。
 
 
 
“谢谢光临。”
 
对海边风格适应意外良好的光之子殿下穿着鲜艳的夏威夷衬衫,摸出几个硬币买走了两只甜筒,顺手塞了一只给身边不情不愿的深肤色男人。莫扎特从棚子后方冒出一个头,拎来了一箱新的棒冰作为补充,顺手把低温结界划大了些。
 

他穿着紫色的夏威夷衬衫。领口扣子开了几个,完全融入了过分悠闲的度假氛围。
 
 
摊位后的萨列里打开了今天的第四只不同口味的冰淇淋。银发的复仇者对这类现代甜品有着难以割舍的喜爱。即使知道,批量生产的现代冰点远无法与十九世纪制作精良的甜品相比,这些廉价的甜味素和糖浆也给他的感官带来了极大愉悦。以及虽然对在海边娱乐这一行为不置可否,但萨列里的装扮显然出卖了他。蓝底红花的夏威夷衬衫。这显然不是一向以严谨正装示人的复仇者的一贯风格。
 
 
海风缓慢地吹过,带来让人放松的咸味。一个在摊位前招待客人,一个人负责身后的商品运输。两个人没有语言交流,不过看在幸好没有引起另一场追逐战的情况下,气氛还算和谐融洽。
 
 
“承认吧安东,你并不想杀我。”
莫扎特在阴影里歪倒得毫无形象,嘴里得话却是一针见血。
 
 
自他们在迦勒底的初遇已经有些日子。莫扎特在震惊之余迅速接受了“昔日的友人如今以杀我为目标被召唤“这一事实,并锲而不舍地在萨列里身边频繁出没。然而萨列里自从初见后便躲着他,即使这样也引发了几场不大不小的追逐战,以不得不吃了令咒被命令冷静下来告终。
 
 
“无法自控不是你的错。如果我和你一样,说不定我早就变成每天喊着舔我菊花的邪恶魔王了——你说我会是狂战士吗?”
  
  
没有回应,萨列里看起来没听到似的专心食用他的奶油棒冰。
  
   
“不用动用自己的神智去抑制,尽情地打过来吧?反正我某种程度上是罪魁祸首嘛,照那个每天“库哈哈哈”笑起来的逃狱犯的形容来说,最起码算是共犯吧?那作为复仇的对象也无可厚非才对。被流言,被复仇的怒火烧灼的时候,请别客气地冲我来吧——我会尽力多活几个回合的,也拜托多相信我一点,我没那么容易死掉啊?”
 
 
 
意料之内的没有回答,莫扎特也就权当自己的一百零一次的自言自语,他随手拿过树枝在身旁的沙子上划出歪歪扭扭的五线谱,漫不经心地填充上跳跃的音符。
   


“明明他夸你歌剧不错你都会去感谢的……!什么啊你们复仇者,像小女孩一样组队认好伙伴嘛。”
  
 

“别再逃了,安东。也别说什么你是死神还是灰色男人的胡言乱语啦,真是抱歉,你一直是这种没法说谎的好人,而且你那套愚蠢的壳子并没有教会你怎么撒谎啊。”
  
  
莫扎特还在那里像当事人不存在一样胡言乱语,突然眼前光线一暗。他抬起头,萨列里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前,正拿着一支棒冰面无表情地递给他,他背挺得笔直,像是下一秒就要套上外装,或是在眼神对视后马上就要落荒而逃
  

“堵上你的嘴。”
   
 
莫扎特一愣,抬手接过紫色包装的冰点,毫不掩饰直视他,红色的眸子犹疑了一下,这次没有躲开。
   
  
“那么……是谁在给我这支冰淇淋呢,死神大人?”
   
   
萨列里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却没有带上战意从而产生角度导致的压迫感。那微扬起的嘴角和带着笑意的眼神,毫无疑问的是安东尼奥·萨列里本人了。谣言加身让那双焦糖色的双眼变为危险的血红,但其中还有什么,一定有什么,是无法被改变的。
  
  
——其实,早已经有答案了。
   
  
“你说呢,沃尔夫冈。”
   

莫扎特低头,发出无声的大笑。随后他起身拉住萨列里,不管不顾地向海边冲去。萨列里被拉得一个踉跄,皱了皱眉后却忍不住微笑,由着莫扎特带他穿过人群,踏过细软的沙滩,碧蓝的海面从未如此近在咫尺,而青年耀眼的金色发丝就在眼前,被正午的阳光照耀得格外炫目。
 
 

不得不背负着人类的爱和人类的恶而前行的两个人,正学着和自己,也和彼此和解。

   


 
    
  
  
  
     
  
  
 

  
  
     
  
  
  

 
 
 
 

点文在写了.jpg
 
 

评论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