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只红茶

什么都吃/自拆自逆/守序邪恶/谨慎关注
是个只会写傻白甜的废物并热衷造雷
因为性癖太好认被捉住打死了
近期jo相关疯狂推荐刷屏致歉x
头像@今天身份证找到了吗

【fgo】【莫萨】波子汽水(1)

*梗源于真实事件。感谢故事主角授权

  

   
*现pa。年龄操作有。ooc致歉

  

 

萨列里揉了揉胀痛的眉心,停下了在键盘上敲击的动作。他望向窗外,天色已经临近黑透了,对面楼上透出的灯光和楼下车流的喧闹。外面的集体办公室安静到能听到钟表清晰的走动。看来不知不觉中,又到了剩下他一个人的时间。

  
  
 

灰发男人缓缓起身,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肩背,整理好桌面略微凌乱的纸张后按部就班地关了电脑。黑掉的液晶屏上,出现了一位有着胡茬,半框眼镜也遮不住疲惫眼神的中年男人。
  
  

萨列里,男性,现年三十七岁,独身,在冬木市中心一家写字楼的十八层内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由于曾经给自己定下“绝不压迫员工”的信条,以及过分亲力亲为的态度,常常工作到最后才离开办公室。不过拥有这样一位优秀老板的员工们显然也懂得分寸,而适度的闲暇反而更好地激发出了积极性,因此公司的业绩一直也保持在比较优秀的水平。
 
 
兴趣是欣赏古典乐,是会在黑胶碟片和唱片机上砸上重金的类型。和在闲暇时研究剑术,原本一直是研习西洋剑法的,到了这个国家便也入乡随俗地尝试起了日本剑道。
 

以及最近才刚刚养成的,去楼下一家新开张的咖啡馆坐坐的习惯。 
 
 
 
 
 
 

伴随着清脆的“叮咚”响声,已经来到一楼的电梯门流畅地打开了。萨列里径直走向名为”classic”的咖啡厅,开得正好的冷气伴随着店内独有的气息扑面而来,浓郁的咖啡豆苦涩气味和奶味的香甜混合在一起,让他工作了一天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了大半。在熟悉的靠窗边卡座刚一坐下,金发年轻人的笑脸便迎了上来。
  
  

“呀,萨列里先生,今天比昨天还要晚上二十分钟哦?”
  
  

金长发的,穿着店员服装的年轻人眨眨眼,用无比熟稔的语气打了招呼。虽然居住在冬木市的西方面孔不算少,甚至还在鱼店中见过和顾客大妈聊的十分畅快的蓝发欧洲脸青年,但日常碰到的大多是黄皮肤的亚洲面孔,年轻人湛绿色的眼睛和瀑布般散下来的金色长发十分显眼,在他第一次走进这家店的时候就不禁被吸引了目光。
  
 

“啊,因为多工作了一会儿的缘故……”萨列里顺手推了推眼镜,仰视着面前的人,“今天你也是晚班?”

  
 

“最近课程比较紧嘛……”闻言,年轻人皱起眉头瘪了瘪嘴,摆了个苦脸,“白天差不多要被各种课程占满了,只有晚上这闲下来的时间过来两个小时可以用来打工咯。”
  
 

年轻真好啊。萨列里暗自叹了口气,感受着自己还隐隐作痛的肩膀,再开口时忍不住带上了笑意,“还是学业要紧啊,如果打工太占用时间也别太勉强了?毕竟你的路程也不短,如果因为打工得不到充分休息反而是得不偿失呢……啊,今天也要一杯摩卡咖啡。”
  
  

“没问题~”莫扎特轻快地回应,他动作麻利地收起菜单,临走前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我还有三十分钟换班,今天也一起走吗?”
  
 

“好啊。”萨列里温和地回应。

  

同为异乡人,两人便有了更多的共同语言。在一次年轻人负责的点单中他们攀谈了起来。萨列里得知,莫扎特今年二十五岁,冬木大学研究生在读中,交谈中还知道这家店以古典乐作为卖点和相应的歌单正式是他提出的——发现共同爱好后年轻人兴致勃勃地和他聊了一个小时,并主动要求带他去“我珍藏了好久的CD店”,然后发现,二人目前居住的距离自己的只有不到一公里的路程。

于是事情就演变成了这样,每天下班后萨列里来到咖啡店点上一杯咖啡,伴着背景音乐舒缓精神,等年轻人八点半左右换班后,两人一起步行回各自的住所。

夏日的夜风带着点海边的水汽,却又不至于过分潮湿。白天的闷热在天黑后减轻了许多,两个人就这么边走边漫无目的的攀谈着,从永远谈不厌的古典乐到各自生活中的琐事。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萨列里十分惊讶地发现,年轻人在古典乐上有着远高于年龄地造诣,虽然未曾听他弹奏过,但只从他毒辣却直切要害地品评也可以看出,莫扎特在这方面地天赋与才能,都是是他难以企及的。
 

年轻人絮絮叨叨地讲着打工时发生的的趣事,萨列里边走放松地听着,偶尔做出回应或者忍不住微笑。即使自认已经很努力地在追赶潮流,年轻人的世界里的各种奇妙玩意儿也总有他不了解的地方,

毕竟还是夏天,要走上近半个钟头地路程也实在不短,萨列里有些渴了,他环顾四周,在自动售货机旁停下,年轻人也停下了步子好奇地转过身,萨列里笑笑,往投币口塞了两人份的硬币,

“要喝汽水吗?”

砰咚。砰咚。两声塑料制品和机器碰撞的声音,萨列里弯下腰从出口拿出波子汽水瓶,流畅漂亮的腰线在薄薄的衬衫下格外显眼。他把一瓶递过去给莫扎特,看年轻人愣着没有伸手接的意思,

“啊抱歉……你不喜欢这个口味的吗?没办法,虽然偏甜,但只剩下这一种了……”
  
 

“啊,没,没有……”莫扎特反应过来后迅速接过瓶子,彭地压下玻璃珠后猛灌了一大口,他喝的太急,甚至导致因为气体溢出来的饮料从嘴角淌了下来,萨列里失笑,从口袋中拿出手帕递给正翻找纸巾的莫扎特,看他一时无措于是便道了声抱歉,顺手帮他抹去了嘴角的液体。
  

年轻人在布料划过脸颊时僵了一下,他接过手帕眨了眨眼睛,“那……明天我洗干净还给你?”

“没关系的。”萨列里看着他愣神,以为是不习惯被人靠近,于是善解人意地退开半步,“如果麻烦的话丢掉也没关系?”

“……好的。”

气氛有点微妙的尴尬,不过这一点小小的插曲马上就被新的话题带过了。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走到了需要分开的路口,

“那么,再见了萨列里先生~”

“明天见,沃尔夫冈。”萨列里朝他点头致意,绿灯恰好亮起,他转身小跑着过了斑马线,向自己的公寓方向走去。

莫扎特目送着萨列里的背影远去。他看了眼手表心下一沉,拔腿便朝反方向狂奔过去。
  
  

糟了糟了糟了——
   
   

莫扎特听着耳边的风声努力加快速度。还有八分钟,能不能跨国三条马路再上七楼跑到家里呢。他在下一个红灯前紧急停住了步子,低声咒骂着扯下耳环,谁料动作太急勾到了耳边的头发,疼的他忍不住一抖。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莫扎特喘着气从口袋中掏出皮筋叼在嘴里,握住头发努力梳理试图扎成白天齐整的马尾。人行路灯终于变成了绿色,他盯准第一秒钟冲过斑马线继续向前跑去。
   
   
  

——他才不是什么25岁的冬木大学研究生一年级在读。莫扎特今年16岁,刚上国中一年级。住在距离他“租住公寓”将近两公里的地方,每天为了见到萨列里从学校坐将近一个钟头的公交车去那家咖啡馆。
   
  
   


他在楼下的巷子里飞快换上校服,抹了把脸平复着呼吸,努力让自己就看上去不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急速狂奔。整理好后走上楼梯,挂上完美笑容按响了门铃。

南奈尔来应了门,心思细密的女性早就对莫扎特近日的晚归抱有小小的猜测了。莫扎特进屋后就想朝着自己的房间冲去,却被带点狡黠地笑着的姐姐拦在了客厅

“沃菲是有女朋友了吗?这么努力地打工,最近回来的时间也越来越晚了呢?”

“……也,算是吧……”

即使在外面再装作成熟,被姐姐看破的莫扎特还是叹了一口气,得到了肯定回答的女孩小小地自我欢呼了一下,然后带着笑容宣称“如果确定了的话一定要让我见一见面哦——”

让你见还了得。莫扎特腹诽,嘴上胡乱答应着逃进了自己的卧室。

  

回到房间后他才发现自己一直拎着那瓶汽水。蒙在瓶壁上的一层水珠已经消失了许多,有一部分还打湿了他的袖子。莫扎特盯着那瓶在光下泛出好看蓝色的瓶子,没来由地心跳加速。他忍不住打开瓶盖,小口小口地吞咽着那微凉的甜味液体,在发觉快喝完后急忙放下来盖好,有点莫名地心疼发现,只剩下瓶底大约五厘米的高度了。
   
  

莫扎特又盯着它愣了一会儿神,还是忍不住捧起瓶子,在瓶身的中部轻吻了一下——条纹衬衫的男人微笑着,正握住带着水汽的瓶子递过来给他,背后是整个夏天可能拥有的最美好的月光。

   

  
  
  
  

   

(tbc)
——————————————————————
   
  
  
  

为啥我真正没打码写车的时候不屏蔽我,纯清水倒一直说我有敏感词。


 

…我努力有后续

评论(1)

热度(43)